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10-26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他最后洗澡,甄明珠便先领着儿子去儿童房里睡觉了。小少年才五岁,纵然动手能力强又比较聪慧,归根究底还是个小孩子,天性里亲近妈妈,搁以往,都会撒娇卖乖想要和她睡主卧的大床。可这一晚,甄明珠将他领到房间,人家便甩了拖鞋,动作麻利地爬上床,还给自己拉好了被子。

  甄明珠侧身坐在床边,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,笑着问:“怎么今天这么乖?”

  程欢小声地辩驳了一句,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腹部上,有些好奇地问:“妈妈你怀我的时候,肚子也这么大吗?”

  程欢看着她,发出一声绵长的叹息,尔后,认认真真地说:“没事。就算她是个小胖妞我也还是会保护她的,要是有人笑话她,我就揍趴他。”暑假里,程砚宁给程欢报了几个兴趣班,其中有一项是跆拳道,孩子最喜欢。眼下攥起一只手,小拳头在她眼前挥了挥,稚嫩却正经的模样,让甄明珠忍俊不禁。

  不过,她对待孩子一直是鼓励政策,因而并没有借机教育,而是又温柔地笑起来,嘴里夸道:“我们家欢欢这么小就知道要保护妹妹了,真勇敢。”

  甄明珠这一胎显怀后,程欢便显得极为好奇,甄明珠在这种事上没有回避孩子,大大方方地撩起衣服让他看过自己肚子,还上手摸过。眼下听他这么要求,便抬手将睡袍中间一个扣子解开,拿起程欢伸出的右手,隔着薄薄的丝质睡衣,放在她肚皮上。

  程欢瞪大了眼睛,小手在甄明珠温热的肚皮上移动,哪怕先前摸过,此刻仍旧是一脸匪夷所思又新奇的表情,好半晌,仰起脸笑着说:“妹妹好可爱啊。”

  想到一个小宝宝在肚子里动来动去,程欢开心的表情僵了一下,说:“《西游记》里面,孙悟空在人肚子里会让人疼得打滚的,妈妈你真是太辛苦了。”

  甄明珠想了想,又尽量简单地解释说:“《西游记》是神话故事,作者想象出来的。孙悟空、猪八戒这些都是虚拟的神仙,并不是真实的事情。”

  “历史上玄奘取经的事情是真的,可孙悟空和猪八戒,还有那些神仙妖怪都是假的,作者在真实的事情上增添了一些自己想象的角色,编成了新的故事。”

  这状况在程欢成长的过程中屡见不鲜,早已不新奇了。铁算盘4987开奖现场小孩子从懵懂记事起,便对周围一切充满好奇和疑问,简直像一本活生生的十万个为什么。天为什么是蓝的,草为什么是绿的,飞机为什么能在天上飞,石头为什么叫石头,它的名字是谁给取的,小鱼为什么在河里游都不怕被淹死……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连他都觉得焦头烂额,每天上班间隙恶补《十万个为什么》、《少儿百科》,就为了少一些被问的哑口无言的状况,很辛苦地维护着他学神的形象。

  程砚宁拿了张椅子坐在他床边,淡笑着说:“就像你们老师和妈妈给你讲故事一样,都是为了通过故事给你讲一个道理。《西游记》也是一样的,你有没有从里面学到什么?”

  程欢想了想,又道:“要善良,不能动不动就想着吃掉别人,会死的很惨;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要和唐僧伯伯一样,不怕吃苦,才能成功。”

  程砚宁转头看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,提醒说:“十点半了,该睡觉了。”话落,他抬起儿子放在外面的一条胳膊,给塞进了被子里。

  难得有这么一次被儿子催着回房休息的体验,甄明珠还觉得蛮新奇,抬步往洗手间里,笑着问程砚宁:“你刚才都给他说什么了,今天乖的出奇。”

  程砚宁目光一直追随着她,眼见她进去,便先一步上了床,靠在床头,拿起手机浏览微信消息。

  洗手间里传来甄明珠的疑惑声,很快,她便走了出来,问:“我换下的内衣裤放在收纳筐里,怎么没了?”家里平时有赵姐打理家务,逢年过节之前,还会雇佣几个临时工一起帮着做大扫除。不过,他们夫妻俩都属于那种自己动手清洗贴身衣物的人,平时洗完澡,会顺手洗掉换下来的内衣裤。

  今天她洗澡时间稍微晚了点,便先将换下来的两件小衣放在了收纳筐,准备等这父子俩洗完澡再去洗。

  结婚好几年,这件事两人还当真没有拜托过对方,都是自己动手。118图库彩图六合。下意识地,她目光瞥向阳台方位,发现内衣裤的确被晾在那,一时间,有些脸红了。

  程砚宁瞧见她羞赧的模样有些好笑,唇角勾起,噙着柔情蜜意,“再没事了就赶紧上来,早点睡。”

  甄明珠坐在床边脱掉睡袍,只剩下里面一件吊带睡裙,侧身掀开被子的时候,手腕便被人钳住,程砚宁一手搂着她腰身,将她揽到了自己怀中。

  温香软玉落入怀,他宽大的手掌便十分自然地从甄明珠睡裙下摆一路伸上去,盖在她隆起的小腹上,轻轻摩挲。半晌,薄唇里溢出一声满足的轻叹。

  甄明珠晓得他偏心女儿,可也有点受不住他这不知何时便培养出的习惯:每天晚上,要摸着她的肚子睡觉。往深里去想这个事,心情还有点泛酸,便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,可真是没虚说。”

  她认不认其实没什么关系,情绪反正传达到了,程砚宁耳听她嘴硬,覆在她肚皮上的动作越发轻柔,语调一本正经地解释说:“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怀的?程欢出生的有点早,我整天只顾着紧张了,精神也不及现在这么放松。”

  甄明珠这段时间脸上长了些肉,感受着他这个动作,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,低声道:“办公室几个说我最近胖了,脸蛋都能看出来,是不是?”

  程砚宁轻哼一声,“你这才二十五,正是最适合生孩子的年龄,和大多数三十多生二胎的人能比吗?”

  孕期情绪会比较敏感,还容易起波动。程砚宁一听就晓得她在胡思乱想了,心中怜惜又觉得好笑,脸上却是万万不敢笑的,而是变得越发正经,一手抚着她的脸说:“肯定能恢复。不过无论你怎么样,我都爱,别想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  准妈妈的声音,越发显得充满怀疑和忧心,“可女人的状态,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,更别提我还生了两个孩子。你们男人倒好,四十才是壮年,到时候无数小姑娘要往上扑……唔……”

  程砚宁一手撑在她身上,注视着她有些涣散的眼眸,尔后,身子往下滑,钻到了被子里。

  十多分钟后,甄明珠捧着肚子侧蜷起身,感觉到理智渐渐被拉回,心里还有那么点后怕,许久,哑着声音说了一句:“以后不许这样了。”

  三个字一出口,甄明珠便听见他的低笑声,顿时又恼了,抬脚轻轻地踹了他一下,嗓音软得要滴出水来,“太刺激了,我有点怕。就……还是尽量忍忍吧。”

  顿了一顿,他握住她要打人的手,嗓音变得极低,吐出的每一句话,都好像裹了蜜一般粘稠甜腻,“明珠,为了你,我怎么样都甘愿的。”

 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